绿色安全网站
  • 文摘首页
  • 教学论文
  • 实用文档
  • 个人简历
  • 论文中心
  • 演讲范文
  • 英语学习
  • 党团社会
  • 职场技巧
  • 作文园地
  • 法律文书
  • 幼儿教育
  • 故事大王
  • 教育论文
  • 节日庆典
  • 高考频道
  • 十万个为什么
  • 儿童笑话
  • 童话故事
  • 成语故事
  • 寓言故事
  • 哲理故事
  • 幽默笑话
  • 百姓故事
  • 校园故事
  • 历史故事
  • 口述实录
  • 创业故事
  • 科幻故事
  • 民间故事
  • 惊险故事
  • 侦破故事
  • 恐怖故事
  • 法制故事
  • 情感故事
  • 少妇口述:为了私密空间我整夜睡不着

      她在业余充电时认识了他,两人感情渐深。他把自己过去的一次失足告诉了她,她将此视为一种信任。

      她偶然读到他与家乡女友的通信,他不得不和那个女友断绝联系。事情过去后,他却怪她侵犯他的空间。

      关于相处,他认为各归各是尊重,她则认为摊开说才是尊重。这一分歧在他们婚后继续存在……

      晚饭后,我和小云在一间咖啡馆一坐就是四个小时。等我们结束聊天的时候,我已经错过了末班地铁。家人在为我担心,我有些着急回去,但倾听了小云的故事,我知道,回到家中对于小云而言,也许是一种煎熬。

      他把“污点”告诉了我

      我有过一段婚姻,也有孩子,但是因为感情的破裂,我和前夫早就没了来往。而且前夫还带走了孩子,几年来,他不让我和孩子有任何接触。我知道孩子在哪里读书,却不敢去看他,生怕给前夫知道了,无辜的孩子会有麻烦。

      当初的婚姻是我自己选择的,到了这一步,我只有自己承受。自己家里地方太小,我就独自在外租房子住。工作之余,我报名参加了一些学习班,希望能够学点东西。在这期间,我认识了路遥,他刚刚从外地到上海来工作,也是独自一人。我们便有些惺惺相惜,渐渐成了朋友。

      路遥当时的工作条件很差,一天要忙12个小时,没有双休日,晚上就在单位打地铺。正好有个朋友单位里需要人,我便把路遥介绍了过去,他很快胜任了新工作,情况有了很大的好转。

      我和路遥做着朋友,谁都没有认真想过我们之间的关系到了哪个程度。而一次意外加速了我们之间感情的进展。路遥疏忽了办理暂住证的事,有一天偏偏被查到了,说是要被遣送回去。我和他的老板为这事都急坏了,费了好大周折好不容易才把他接回来。当我再次看见他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,我高兴极了,我为他的这份担心证明了我对他已经产生了朋友以外的感情。

      我和他找机会聊了聊,两人都觉得,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,又来自不同的地方,已有的感情如果期待再进一步,就需要更加深入的了解。我把前度婚姻和孩子的事情告诉了路遥,路遥也告诉了我一件往事。原来,路遥以前是个家庭贫困的大学生,毕业之后为了生计问题曾经抢过别人的钱,被判过刑。尽管他对此后悔莫及,但周围很多人为此歧视他,于是他离开家乡,来到遥远的上海另谋出路。

      路遥说,他不愿意再谈这段往事,希望能够忘记过去重新开始。他也很诚恳地说,希望我能接受,否则我们就到此结束。我考虑了一个星期,思想斗争得很厉害。按我以前的原则,我是不会接受一个有这样过去的人的,但是,路遥为人确实很好,对我也不错,那件事情是以前的事了……我心里的天平渐渐倾斜,最终,我接受了他。

      为了缩减开支,他搬到了我那里住。他面临着人生的第一次婚姻,必须慎重;而我则面临第二次婚姻,更要慎上加慎。在相处中,我渐渐发现他不仅在生活上很照顾我,在工作上也是相当刻苦。他自学专业课程,一有时间还去做兼职,挣钱补贴家用。因为我们还在租房,为房子奋斗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目标。

      小云回忆着,那是她和路遥最快乐的一段日子。虽然他们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,比如

      读他的情书,他怪我“侵犯”

      有一天,路遥照例做兼职去了,我一个人在家打扫卫生。扫地的时候,笤帚在柜子底下碰到了东西。我费力地把手伸进去掏,掏出来个盒子,里面是寄给路遥的一沓信,都是同一个寄件人,收信地址是路遥的工作单位。从邮戳来看,他们的通信频率挺高的,大概半个月就有一封来信。

     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把那些已经开了口的信一封一封拿出来看了。不看不知道,看了就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下冒上来。这还是我熟悉的路遥吗?信是个女孩写来的,她还在读书,应该是路遥在老家的女朋友,在他到了上海甚至是跟我在一起之后,他们还保持着来往。从信中看,似乎路遥已经告诉对方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,但是他们仍然没有分手的意思。也就是说,路遥脚踏两条船!

      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油然而生。我曾经那么明白地告诉过他,两个人既然决定在一起,就不要有任何的隐瞒,没想到熟悉的他竟然还存有秘密。这是我无论如何接受不了的。

      我插了一句,虽然路遥隐瞒实情不对,但小云看了路遥的信也是有错的。但小云认为,两个人的关系到了一定程度,就是一个共同体,应该无话不谈,无所不知。

      路遥回来后,我直截了当地和他摊牌。他看上去并不紧张,只是解释说,不用理会那些信,他已经决定和我在一起了。我忍不住质问他,为何他们在信里以男女朋友相称,他只是说他们没可能,因为那女孩的父母不会接受他的过去,不用说,他选择的一定是我。但我要求他说出来,必须清楚明白地把他的决定说出来。

      那几天,我反复地想,趁还没有结婚,还是分手吧。但我又舍不得,只好等着他来作决定,哪怕他要和我分手,我也认了。最后,路遥当着我的面给那女孩打了电话,说他在上海已经有了我,以后不会再跟她联系了。

      看信事件就这样告一段落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路遥没有和我谈过此事。

      慢慢地,我发现路遥没有以前开朗了,话也少了很多。下班后也不做兼职了,老是和朋友出去玩,回到家什么事也不做,就站在阳台上发呆。我说了他几次,他却说我对他要求高,嫌他没本事赚钱买房子。有一回,他突然说要到外地去开公司,因为给别人打工永远也没法买房。他态度坚决,最后执意借了钱去Z市开公司。我只好常常在周末过去帮他。

      在Z市,有个女同事和他关系很好,端午节还特地做了粽子给路遥送去。我怕时间长了他们会有什么苗头,就旁敲侧击地提醒路遥。没想到路遥很不耐烦,他说,即使是夫妻,也应该有各自的私人空间,并不需要事事公开;而我老是一点余地也不留给他,让他觉得窒息。说到这里,他加了一句,说以前的看信事件也是一样,我已经“侵犯”过他一次了,希望我能尊重他。

      没想到他还为了以前的事耿耿于怀,更重要的是,我发现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是无法统一。他认为各归各是尊重,我却认为摊开说才是尊重。就这样,围绕着这个问题,我们没有谈及分手,却也没敢草率结婚,加上两个人难得一聚,结婚的事情就暂时搁浅了。

      他翻起“受约束”的旧账

      2003年,我们俩有了一些积蓄,商量着买下一套房子。因为他还在Z市,我就先搬了过去。

      他在Z市的生意做得并不顺利,一年多以后,他决定和他哥哥一起做。当时他问我的意见,我是反对的,因为我觉得,亲兄弟合伙做生意不见得是好事。可他没听我的,还是和他哥哥一起做了,从此我就没怎么去过Z市,他们兄弟的事情,我怎么好插手?有了空,他会回上海来看我,但因为很忙,他回来得很少。

      2004年,我身体不舒服,检查结果是得了妇科病,需要手术才能知道情况究竟如何,而且在手术中我很有可能保不住子宫。我一下子六神无主,此时我的家人给了我很大的支持。人在Z市的路遥也很牵挂我,每天晚上都打电话询问病情。我手术前,路遥回来了一次,我们在淮海路上经过

    婚纱摄影馆的时候,他甚至都提到了结婚。但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嫁给他,想等手术结果出来之后再说。

      幸运的是,手术下来情况是良好的,也不用摘除子宫,我松了一口气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母亲也认同了路遥。

      过了半年,我跟路遥谈到结婚的事,他让我再等等。后来他又说,因为Z市的生意一直没有起色,他怕他没有结婚的能力。我让他回上海,可他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想换个店面再做一次,这次如果再做不好,他一定回上海。他答应我,每个月都会固定给我一点钱作为家用,每周回来看我一次。有了这份承诺,我们领了结婚证书,简单地办了一个仪式。

      婚后,路遥的生意好了起来,一年下来挣了不少钱,他也不提回上海了。但两地分居总是不方便。去年台风来的时候,我因为去Z市看他,上海的家中无人,结果楼上漏水把家里淹了。我回来一个人收拾,急得都要哭了。不巧我在路上还被车撞到,自己的工作合同又正好到期……说实话,我挺埋怨路遥的,要是两个人一起过日子,也不至于过得这么一团糟。

      不久我找了一份新工作。快过年了,路遥希望让我跟他回老家见父母。他几年没回过家了,而我又是第一次上门,他希望我多请一些假,好在家多留几天。可我还在试用期内,不好随便请假,希望速去速回。两个人又没能说到一起去,最后我只请了几天假。过完年,有一次他从Z市回来,告诉我他决定拿挣来的一部分钱重新投资,店面已经选好,房租也付掉了,新店由他嫂子在做。我很意外,这么大的事,他总该事先问问我的想法吧!

      这话一出口,两个人又铆上了。说到最后,他扔给我一句:“和你在一起,我永远没有私人空间。”还说这些年他一直很郁闷,离开上海就是为了躲开我,不回上海也是因为不想在我眼皮底下过日子。说着说着,他还把以前发生的种种不愉快都翻了出来,以此证明他是被我约束了。

      到底,夫妻之间该不该有私人空间?这个问题我不清楚。我只知道,这个问题已成为我和路遥之间永远无法逾越的障碍。离婚两个字已经提出来了,可他还是躲在Z市不肯回来。我要再次面临婚姻的波折,真担心我的父母会承受不了。

      每天下班回到家,屋子空荡荡的,我就忍不住想这想那,整晚睡不着觉。我很想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尽快解决,但又不知如何解决才好……(文/徐玲)

    《少妇口述:为了私密空间我整夜睡不着》
    相关文章
    热门文章
    [设为首页]  [加入收藏]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RSS
    热门口述实录
    最新口述实录
    热门范文
    党团范文
    简历范文
    法律范文
    热门作文
    幼儿教育